沐鸣2注册网站_胰岛素治糖尿病么?英国医学委员会否认了

   |    2020年4月23日  |   沐鸣2官网  |    0 条评论  |    58

2015年,美国医生Sarah Hallberg。

在TED演讲《成功逆转2型糖尿病,请无视传统饮食指南》中(文末附送演讲视频噢),分享了一个让人反思的故事。

Sarah Hallberg本尊,图片来自Diet doctor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女孩,她2型糖尿病困扰20多年

她每天注射300个单位的外源胰岛素,除此之外,还要吃进大量的降糖药。

她的医生也一再强调:注射胰岛素,吃降糖药,才能活下去,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对于这个理论,她也坚信不疑,她已经认命了。

同时,她同时谨遵医嘱,坚持着低脂饮食,并且时常锻炼。

图片来自Tumblr

这么努力的她,病情却越来越恶化,她觉得状况不如从前。

在本该灿烂绚丽、无病无忧的年纪里,却被疾病和海量的药物纠缠至深。

如你所料,遇到Sarah Hallberg之前,她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失望。

Sarah Hallberg却用自己的方法(Ps:文后会详述),让这个女孩看到了希望,在听取Sarah的建议之后,她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她的体重逐渐降低,血糖趋于稳定,变得愈发有精神。

而且,更让人惊叹的是,她最终不再需要外源胰岛素,还有花样繁多的降糖药……

是的,她成功逆转了2型糖尿病

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相信你也注意到了一个关键点:女孩治愈糖尿病,靠的并不是常年注射外源胰岛素。

然而,90多年前,当外源胰岛素被发现,并且大放异彩的时候,人类并不是这样想的。

90多年前:外源胰岛素大放异彩

100多年前,糖尿病(尤其是1型糖尿病)一度被定义为:恐怖的并且原因不明的夺命疾病。

很多病人在确诊后不到1年时间,就遗憾的离开了人世。

直到1889年,一次偶然事件,才促使科学家把胰腺和糖尿病联系了起来。

原来,来自德国的2位研究人员(Oskar Minkowski和Joseph von Mering),为了探究消化功能和体内器官的关系,从一只狗身上摘除了胰腺

随后,这只狗就出现了糖尿病症状,比如说多尿、尿液里面含有大量的糖等,之后就死掉了。

1910年,英国生理学家Edward Albert Sharpey-Shafer提出:

糖尿病,可能是因为患者胰腺中的某种化学物质分泌不足导致的(并不完全准确),他将这种化学物质用拉丁语描述为insula,意为“岛屿”,其实就是胰岛素。

科学家进而反复用了很多方法,想要从动物身上提取胰岛素,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一折腾就是10多年,等到1921年,转机出现了……

一位名叫Frederick Banting的年轻外科医生,和他的助手Charles Best从狗的胰腺上成功提取了最初的胰岛素。

他们把这种提取物,注射进10只患有糖尿病的狗身上,结果发现狗的症状明显改善。

这让他们欣喜若狂。

但是很快,这种胰岛素就被用完了,他们于是升级方法,成功从牛身上提取了更纯净的胰岛素。

1922年1月,多伦多大学医院,1个患有严重糖尿病的男孩(名叫Leonard Thompson),成为人类历史上,第1个临床接受外源胰岛素注射的患者

首次注射30分钟后,他的血糖值就下降了25%,12天以后,他的血糖指标下降了75%,尿糖近乎完全消失,体力还有状态明显恢复。

随着临床试验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多,外源胰岛素就开始名声大躁,并被誉为『神药』

时至今日,很多糖尿病患者都在使用它,注射外源胰岛素后,血糖通常都会回稳,这对缓解高血糖症状(注意:只是针对症状),同时延长糖尿病患的预期寿命,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尤其对1型糖尿病患来说,这类患者的胰腺由于某种原因(遗传、自身免疫性疾病、感染等)受损,导致胰岛素分泌非常少,或者根本不分泌,外源胰岛素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救命神器』

但是,科学不断发展,人类对外源胰岛素的认识也越来越客观。

对于绝大多数的糖尿病患者来说,它的作用不过类似于“拖延机”,并没有治病救人的能力。

拉长了生命周期,但没有拿走你体内的“病灶”,“病灶”实际上还在体内发酵和扩大,并在最终导致各种疾病,甚至死亡。▽

英国万人研究:外源胰岛素不作为

2016年7月,一项题为《胰岛素在2型糖尿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的研究,被发布在《英国医学委员会·内分泌失调》期刊上,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①

科学家选择了涉及18599名2型糖尿病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并对这些试验进行了严格的荟萃分析,结果发现:

对于2型糖尿病患者来说,外源胰岛素的唯一好处可能仅限于:减少了短期血糖升高。

The only benefit could be limited to reducing short term hyperglycemia. 

但在临床上对糖尿病并没有长期疗效,而且还有危险的副作用,比如导致低血糖症,或者增加体重。

There is no significant evidence of long term efficacyof insulin on any clinical outcome in T2D. However, there is a trend toclinically harmful adverse effects such as hypoglycaemia and weight gain. 

图片来自Genetic Literacy Project

无独有偶,在2011年发表的一篇研究综述中,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②

外源胰岛素在早期2型糖尿病患者的疗程中,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

Starting insulin therapy early in the course of chronic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would imply that there are uniquebenefits to insulin treatment。

但是,它并不能长时间稳定血糖,也不能保护胰岛细胞,而且,随着时间的增加还要增加剂量,易引发低血糖症,增加潜在死亡风险,和特定癌症风险。

Insulin treatment is neither durable in maintaining glycemic control nor is unique in preserving β-cells. 

The downside of insulin therapy is the need to increase the dose and the regimen complexity with time, the increase in severe hypoglycemia, and the potential increase in mortality as well as the potential increased risk for specific cancers.

也就是说,针对2型糖尿病,外源胰岛素在短时间内,确实可以降血糖。

但是,纵观整个生命周期,它并不能减少糖尿病死亡率,甚至还可能增加死亡风险,加重并发症。

这是为什么呢?正如前面所述,外源胰岛素不过是个“拖延机”,它只针对高血糖这个症状,却并不具备从根上治疗糖尿病的效果。

外源胰岛素:“帮”身体装下更多糖

很多经常旅行的朋友,都有这样的体验:

把衣服装进行李箱,一开始非常轻松,但是,某个节点过后,连多装2件短袖,都变得非常困难。

此时,行李箱开始对多余的衣服变得有“抵抗力”。

这个时候,你可能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才能把衣服强塞进去。

图片来自medium

人体也是一样的,只是更为复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

把身体里的细胞加起来,合并成一个碗,小时候,这个碗里并没有多少糖。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你可能吃下了太多含糖食物(不止单糖,还有面粉、米等多糖)。

在胰岛素的作用下,这些糖会被塞进糖碗中,去发挥作用(给身体供能)。

突然有一天,这个糖碗实在装不下了,导致你每吃进去一点糖,都会从碗中溢出来。

碗开始对糖有了“抵抗力”,换句话说,细胞对多余的葡萄糖开始反抗,体内胰岛素不能正常把这些糖都塞进细胞里了。

图片来自Giphy

这个现象被称为胰岛素抵抗(易导致代谢综合征和2型糖尿病)

这是2型糖尿病前期症状,如果不改变,进而会诱发2型糖尿病,医生很有可能让你注射外源胰岛素(相当于前面所说的更大的力气),来加大力度。

它被注射进人体后,会“帮”身体把血液里过剩的糖,强行加塞进细胞里,血糖在这个过程中,看起来好像下降了。

但是,如果食物中还有糖,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糖涌到你的血液中。

图片来自Giphy

怎么办?按照前面的逻辑,那就得再次注射外源胰岛素,或者加大剂量。

于是,无数过量的糖,再次被加塞进你的细胞中,此时你的体内器官,诸如肝脏、心脏、肾脏、眼睛等,都可能因此被塞满了糖。

看见没有?外源胰岛素并没有消除糖,只是把糖转移了位置,“帮”你把过剩的糖“藏”到身体的各个角落,以致于让你误以为血糖降低了,问题解决了

但实际上,体内真正的“病灶”还在,并且不断扩大,侵蚀着你的器官。

有一天,同等剂量的外源胰岛素,不足以强迫更多的血糖进入细胞了,你就有可能被迫抬高它的剂量。

更大剂量的胰岛素被注射进体内……如此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你的身体持续糖超载,终于崩盘,爆发各种并发疾病,这其中包括心脏病、中风、肾衰竭、失明、截肢等。

你以为能救命的外源胰岛素,却最终用另一种缓慢的方式,让你命悬一线。

所以,想要打断这个恶性循环,首先要跳出这个思维圈,不治高血糖症状,而从“病灶”上下手,糖尿病是可以被逆转的……

2型糖尿病的逆转思路

我给大家分享加拿大医生jason fung的一个比喻,非常形象,想象一下:

如果你把客厅的垃圾塞到沙发、地毯下面,而不是扔进垃圾桶。

看不到垃圾了,你以为客厅很干净,但是,当地毯下没有更多空间的时候,你又会把垃圾扔进卧室或者浴室。

最终,你的房子只会臭气熏天,更加脏乱。

这就是试图用外源胰岛素“治疗”糖尿病,所犯的逻辑错误

外源胰岛素只是让你看不见血液中的糖,并没有减少你体内的糖。

而真正治疗糖尿病的方式是,恰恰是从根源上减少糖摄入量,才能达到釜底抽薪的效果。

那么,具体该怎么操作呢?如最开始说,医学博士Sarah Hallberg就曾给出过答案。

Sarah Hallberg指出,当你常年都是以高碳水食物(一般指的是米面糖,在体内会转化为葡萄糖)为主,那么血糖就会持续走高,胰岛素压力也会逐年增大。

图片来自virta

所以,跳出恶性循环的办法就是:降低甚至切断高碳水化合物来源。

你可能会觉得,那怎么办?都不吃了,还不得饿死?

其实,还有两样宏量营养素:蛋白质和脂肪,它们对血糖的影响相对来说小很多,也是摆脱恶性循环的关键。

图片来自virta:可以看出对胰岛素刺激最大的是碳水化合物。

而蛋白质和脂肪对其刺激相对很少

没错,逆转之道就是减少高碳水食物,选择低碳水化合物食物,同时吃蛋白质和脂肪。

最大化的减少摄入体内的糖份,让胰岛素分泌和敏感性恢复正常,血糖维稳,身体代谢自然回转。

低碳饮食和生酮饮食(更为严格的低碳饮食),

日均宏量营养素(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的热量摄入占比

Sarah Hallberg将这个方法应用在临床研究,还有自己的患者身上,收获了千千万万个惊喜。相关阅读→医生意外走红,改变千万人命运,利益集团对她恨之入骨…..

关键的瘦龙说

当然,我没有建议正在用药的糖尿病患者,马上停止用药,你可以尝试减少米面糖的摄入,然后慢慢减少药物,或者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

其实,这背后的道理非常简单,吃进去的糖不减量,你注射再多外源胰岛素,对糖尿病本身来说,也是无济于事的。

而多少年来,人们沉迷于用外源胰岛素“降”糖,却很少思考方向是不是错了。

就像你一边吃毒药一边吃解药一样,解药可以缓解毒发症状,延缓你的生命周期,但是只要毒药不停,你的身体组织和器官就会被常年频繁冲击。

等到崩盘的那一天,一切就都为时已晚了。

对于依赖胰岛素的患者,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个噩耗,2018年年底,世界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布了一个研究,按照目前的糖尿病人增长速度,在未来12年,糖尿病人数会增加20%。③

到2030年,7900万糖尿病患者将无外源胰岛素可用。

在资源有限之前,涨价是必然的,如果你不想一辈子用药,不想倾家荡产,就尽快改变饮食结构吧,减少糖的摄入,你才能慢慢拜托药物的束缚。

最后,如果你也要尝试用这个方法逆转糖尿病的话,建议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

关注公众号瘦龙健康,回复糖尿病,有更多糖尿病相关的科普文章推荐。

(Sarah Hallberg的演讲)

 

噢!评论已关闭。